图书分类

上市新书

图书评介

神韵•色彩•憧憬

书评内容

神韵·色彩·憧憬

——评朱自强、左伟的系列儿童故事《属鼠蓝和属鼠灰》

 

青岛理工大学教授、儿童文学评论家   董国超

 

朱自强和左伟创作的系列儿童故事《属鼠蓝和属鼠灰》(3册)是当前原创儿童文学中非常值得重视、研究的一部作品。阅读这部作品,你会感觉到一种浪漫、一缕温情、一份从容、一丝飘逸;你会在憧憬中难以释怀,在喜悦中心存幽远;这是你在同类其他文本中难以感受到的意蕴与情怀,因而是这一次愉悦但却富有挑战性的阅读体验。

我在这次挑战性的阅读体验中的感受,可以凝结为三个关键词:神韵、色彩、憧憬。

其一神韵。这部表现小学一年级儿童生活的作品给读者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恐怕就是作为作品基调的中华文化的神韵。作者把人物活动的场景命名为“属鼠班”,显然,这样的命名是要强调作品的中华文化的特色。众所周知,属相是中华文化和受中华文化影响比较大的亚洲国家特有的文化现象,这种文化现象的实质是突出个体生命的社会属性。无论你性别如何、年龄大小,属相可以使你获得某种社会归属感,从而消泯性别、年龄的差异,拉近彼此陌生的社会个体之间的心理距离。“属鼠班”的老师、校工、同学就成为了一个亲密无间的大集体,“属鼠班”每一个成员常态的社会属性被取消了,他们都具有了“属鼠班”的属性。“属鼠班”的属性的本质特点是什么呢?答案是:儿童心性。“属鼠班”的绝大多数是儿童,儿童心性自然占主导地位;“属鼠班”也有成人,但这些成人都自愿、主动地站在儿童一方,成为与儿童结盟的一员。“属鼠”使作品中的人物具有了中华文化的神韵,“属鼠班”以儿童心性为灵魂,这就又使中华文化神韵与童心、童性水乳交融。因此说,这是一部具有中华文化神韵的原创儿童故事。你看,属鼠蓝因为妈妈老是在他玩得兴致正高的时候叫他回家,而称之为“烦人的妈妈”。但是,一旦妈妈到时不喊他回家,他却心神不定地说:“妈妈不喊我,我就喊妈妈。”(《烦人的妈妈》)这无疑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家庭观念在属鼠蓝身上的表现。这种家庭观念在《家的感觉》这个故事里表现得更为清晰,属鼠蓝一人在家,“看到安静的炉台,他的心里空荡荡的”。这与汤姆·索亚似的个性张扬和无拘无束显然不同,正是这种不同,凸显出属鼠蓝作为中国当代儿童的特性。我以为这种特性是十分值得肯定的。当下在中国儿童文学创作中,存在这样一种倾向,作品一味地叛逆、玩酷、嘲讽传统,以此来表现所谓的现代意识。结果常常是把顽劣歌颂为美德,把游戏漫画视为胡闹,把童真演变为恶俗,把温情异化为冷酷。在这样一种颇有市场号召力的创作思维定势中,《属鼠蓝和属鼠灰》另辟蹊径,立足本民族文化传统,努力塑造具有本土特色的儿童形象,这样的艺术探索精神对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的发展,无疑具有积极意义,值得肯定与提倡。

其二色彩。属鼠蓝、属鼠灰、属鼠白、属鼠绿、属鼠橙、属鼠紫……作品人物的名称五颜六色,绚丽多彩,他们的性格也是互不相同、迥然有别。由这些名称和性格“五颜六色”的孩子们演绎的故事,更是妙趣横生、异彩纷呈。我认为作者在人物刻画上的色彩运用,一定还有另一层用意,那就是要通过人物命名来表现童年生活的丰富多彩。多彩的生活不仅仅体现在孩子日常生活中的趣闻、趣事上,还体现在让孩子有多种多样的人生体验上。“属鼠班”的孩子们非常幸运地获得了这些体验:“属鼠班”的孩子能在教室里养鱼,他们鱼缸里的鱼颜色也是各种各样的,形态也是迥然不同的(《我们养鱼啦》、《鱼缸里的奇案》);“属鼠班”有自己的足球队,教练竟然是学校的校长(《扣了校长的小红花》);“属鼠班”每天放学之前不仅有放学的铃声,还有班主任老师“属鼠点点”悠扬的吉他声与全班同学抒情的歌声(《下学期见》)。由此可以看出,“属鼠班”孩子们的生活是立体化的多姿多彩,而这多姿多彩的生活之所以形成,是因为他们有那样好的校长、老师、家长以及社会上的“金发叔叔”、“辫子阿姨”等等。正是这些成人对童年生活的精心守护,才为孩子们创造丰富多彩的生活提供了必要的空间。作者如此描写的用意颇为发人深思。

 另外,插画的色彩和故事完美呼应,是本套书在色彩运用上的又一亮点,全书为全彩插画,并且全部采用手绘的方式,把故事里所有的孩子和大人的形象,刻画得惟妙惟肖,每个人物都有个性特征和独特的造型,包括服饰(这不是千人一面,分不出你我的插画)。画家真正读懂了作家的良苦用心,才画出了让人过目不忘的好看作品,会让孩子记忆一生。该书在色彩上从故事到插画,具有突破性的意义。

 其三憧憬。阅读这部作品可以非常清楚的感受到,作者在作品中寄予了对童年和成长的美好憧憬。“花田小学”让人自然联想到日本儿童文学家黑柳彻子《窗边的小豆豆》中的“巴学园”。与“巴学园”一样,“花田小学”是孩子们的乐园,是孩子们成长的场所。“花田小学”的校长愿意和孩子们一起踢足球,“属鼠点点”、“夏老师”既是孩子们的老师,又是特别能理解他们心情的好朋友。“花田小学”的孩子上课不用背着手,可以自由的发表自己的意见并会得到应有的尊重;“花田小学”有“家庭教室”、“美工教室”、“合唱教室”等教学实习场所。在这些教室里,学生们可以学习做家务(如烤面包、炒菜、做十字绣)、进行美术创作、练习合唱……总之,“花田小学”是一个特别适合孩子全面成长的教育场所。对照作品中带有理想色彩的“花田小学”,我们自然会想到当下中小学教育存在的诸多不尽人意之处,尤其会想到应试教育造成的种种弊端,这些弊端正是阻碍孩子健康成长的绊脚石、拦路虎。英国著名思想家约翰·洛克说:“我不忍心去想象一个好端端的青年被放在人群里,被鞭子驱使,受刑似地经历各个年级,为了接受所谓的‘天才教育’。读书、写字和学问,当然是必须教他的,不过这不是教育的主体。”洛克在300年以前讲的话,现在听来还是那么的掷地有声、那么的有现实意义。我们的学校什么时候才能真的成为孩子最喜欢去的地方呢?我们的学校领导和教师如何让才能真的把培养人放在自己工作的首要位置呢?我们每一个成年人如何把本属于童年的快乐实实在在地还给孩子呢?我想这些疑问的产生,可能正是激发作者在作品中渲染美好憧憬的初始动因。我们与作者一起企盼着作品中美好的憧憬变成真真切切的现实。

“属鼠蓝和属鼠灰”系列是一套十分有趣的书,也是一套有思想蕴含的书。有趣使你获得阅读的愉悦;思想蕴含使你掩卷沉思,体会童年和成长。

所以说,阅读这样一本书,很值。

 

 

上一篇:迷人的旅行──《魔法夜光书》献礼
下一篇:多维训练,快乐成长 ——读《新概念幼儿数学故事绘本》第1辑